能源研究-中日2007年度煤炭长协点评

(风雪点评)
中日2007年度煤炭长协合同谈判陷入僵局,中方坚持大幅提高煤价,而日方不愿接受。5月22日,中方再次派代表前往日本,翌日正式谈判,谈判焦点依然是价格和数量。
中方要求的价格是,大同煤74.5美元/吨(离岸价),比去年上涨21.53美元/吨;兖州煤80美元/吨以上(前100万吨80美元/吨,第二批的200万吨为90美元/吨)。而日澳间今年锁定的煤炭长协基准协议价约为55.65美元/吨左右,与中方的价格相差近20美元,尽管秦皇岛的装船价格比澳大利亚高,但日方对中方的报价似乎难以接受。有消息说,目前日本已加大了从印尼、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南非等国现货进口。
不过,对于最终价格的确定,中方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因为:
一、我国能源战略变化的影响。由于我国的能源格局比较特殊,少油多煤,能源紧缺,所以多年来尤其是十一五以来,我国采取了鼓励煤炭进口,控制煤炭出口的政策,逐步取消了煤炭出口退税,这使煤企出口利润大幅下滑,降低了煤炭企业出口的积极性。而另一方面,国内经济形式一片大好,国内煤炭需求旺盛,煤价高位运行,甚至高于煤炭出口价格。今年以来,华北地区煤价一直处于每吨64美元左右,使煤炭出口吸引力下降。
二、日本对我国能源进口依赖性强。从中国进口的动力煤占日本电力工业所需的11%,且日本用户很大一部分设备适应了中国的煤炭品种。根据海关统计数据,2006年,中国共出口煤炭6329.7万吨,其中,出口到日本的煤炭数量为2060万吨,约占中国出口总量的1/3。此前,日本在短期内不太可能放弃中国煤市场。
三、运费砝码。据悉,5月15日,BDI指数创6688点历史新纪录,17日BDI报收于6603点,上涨0.27%。从煤质来说,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出口煤质地优良,但中煤比澳煤与日本具有运价优势,因此,近期海运费上涨或为正在进行的中日长协煤谈判的中方提供一定砝码。而且今年开始,我国的煤炭出口船运问题方式也有改变。按照以往的惯例,运输方由中方的窗口企业负责,但国内不愿意再负责与船舶公司方面商洽,希望在中日煤炭价格谈判好后由日方与船舶公司自行商谈。日方以市场熟悉程度差,运输费用、时间等方面不确定性高而抵触。

如今看来,虽然煤价一定会长,但涨幅却也未必如国内企业开始的报价之高。理由如下:
一、国际市场规则。日本和澳大利亚今年的谈判协议价格为55.65美元/吨,日本希望中煤进口价格能够维持在59美元左右,日方企业在价格方面的弹性适宜,但要顾及国际市场价格,价差太大,日方无法与澳大利亚解释。
二、国际市场结构变化。由于近期石油价格的不稳定,国际市场对煤炭的需求上升,而我国的煤炭需求也大增加,甚至有美国专家预计:“2007年,中国一定会出现煤炭净进口局面,净进口量是4000万吨。”在国际出口市场上,印尼、澳大利亚、越南、俄罗斯等对华主要煤炭出口国,纷纷扩大国内生产,加大出口力度,增加了世界煤炭供应。对国际煤炭市场价格有一定影响,使我国提高出口价难度加大。
根据以上分析,今年的煤炭长协价格有望在70美元左右达成共识。
背景知识
政府间长期协议:长期以来,矿产资源贫乏的日本为保证其煤炭进口,一直是通过日本政府与澳大利亚、中国等主要煤炭出口国签订政府间长期协议进行的。一般来说,长期协议原则上规定了协议期内双方每年进出口的各种煤炭的数量。但因经济发展变化等原因,进口国每年需要的煤炭数量与计划相比总会有所调整,国际煤炭市场价格也总是在波动,有时变化幅度还较大,因此进出口双方每年要进行一次谈判以确定当年的合同煤种、数量和价格。在谈判达成协议后双方将签订所谓的“基础价格”或“基准价格”(Benchmark Price),作为该年度执行的长期协议项下的合同价格。

相关日志

关于刘晓东

不能相忘江湖,那就日夜守望。
此条目发表在传统产业, 能源化工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