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铭

《江湖铭》是架设“相忘江湖”时写下的铭文,没想到居然有若干转载。许是因为,关于“江湖”的传说本就是断不了的,关于“江湖”的向往也是不曾灭的。

当时说,是关于站名的缘故。如今是,对于“江湖”的向往。曾几何时,已经没有了庙堂之外真实的“江湖”,留下的只是传说。

若干年前,有朋友问我笔下的种种是否真的发生过,我曾说,只记录曾经发生过的。若干年中,读了很多,经历了很多,苍老了许多。每每再次想起那个朋友时,会问自己,这笔下的种种真的发生过吗?

记忆是最不可靠的,在时光的磨砺中,只留下我们篡改后的剧本。

文字是最不真实的,在放纵的想象中,空演着我们最渴望的情节。

照片是最可鄙憎的,在时光的磨砺中,即使泛黄依然坚贞和诚实。

当记忆和照片相逢或相左时,我们该相信谁?当文字与图像悖离时,我们该相信谁?

曾经激烈的,往往最快失去。曾经在意的,往往并不重要。不想抓住那些并不属于自己的玩具绝不放手,于是画地为牢,死守一角。希望,看忘云卷云舒。希望,求得世间双全法。这是曾经的理想,也是“半缘”之名的来历,“半缘修道半缘君”,不是她也不是她,只是一个臆想中的“她”。这样,不好吗。以后,我的书房,就叫“半缘小筑”。

不曾想,曾经抵触的,来的匆匆。坚守再无意义,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只是太匆匆。

还不及“相呴以沫”,就”相忘江湖“。错了,是错了。坚守是错,放下是错,是空是色都是错。错、错、错,莫、莫、莫。

金乌追着玉兔跑,倥偬间就是一年。记忆,又是记忆,回忆,还是回忆。这不可信、不可靠的记忆,这不可信、不可靠的回忆。只是一年时光,尤自怀疑,真的有过吗。只是太美好,只是太短暂。美好的像梦,美好的像传说中的“江湖”。

若干年后,我想,我再数不出什么真实。

曾经的文字中,有太多的“我”,曾经的文字中,有太多的“美”。可现实中,多是“他”的“悲剧”,这是真的吗?

若干年后,我想,我更离不开“江湖”。相忘江湖。

把曾经的“江湖铭”稍加修改,留此为念。

仍然像第一个网站“相忘江湖”时对朋友所说的一样,希望友朋往来,曲歌相和。

希望每一个访客,都能在这个网站有所得,有开心。

《江湖铭》

人道是,伤春悲秋不长进。
人道是,朝露昙花咫尺天涯。
人道是,江湖逍遥,谁人与共?

尘事如潮人如水,一入江湖岁月催。
每时每人的江湖都不同,看那闲云老去,倦了野鹤匆匆。
小学时,翻《儿童报》,看小飞侠。
见彼得·潘与库克船长相斗永无岛,私以为江湖不老。
中学时,以金古梁温初识武侠。
见腕上红巾魔女白发,胸中意气,得一热血江湖。
高中时,读《老子》,见无为。
以为天地不仁,仓狗刍猪挡不住江湖寂寞。
大学后,守《庄子》,见大宗师篇有云: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江湖”。
仓惶间有泣怆之意,王图霸业,不胜人生一场醉,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