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20090308

当文成公末贵时,其父阿文勤公克敦方燕居。文成侍立,文勤仰而若有思,忽顾文成曰:“朝延一旦用汝为刑官治狱,宜何如?”文成谢未习,公曰:“固也,姑言其意。”文成曰:“行法必当其罪,罪一分,与一分法,罪十分,与十分法,无使轻重。”公大怒,骂曰:“是子将败我家,是当死”。遽索杖。文成惶恐叩头谢曰:“惟大人教戒之,不敢忘。”公曰:“噫,如汝言,天下无全人矣。夫罪十分,治之五六已不能堪,而可尽耶?且一分之罪,尚足问耶?”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见心见性,方为大乘。读《北东园笔录初编》见到以上的那段话,有些开朗。工作后有些事情总是别扭,但一直说不出来,现在知道是这个原因,记的大学的时候法学是公开、公平、公正,也就是行法必当其罪,罪一分,与一分法,罪十分,与十分法,无使轻重。但实际上呢,论心论迹,谁人敢说无罪?到最后只有“且一分之罪,尚足问耶?”的感叹。
以前是若干假设条件下的完美结局,而现在要面对的条件不定时的现实;大学时是人性本善人性本恶的假设,而现实中是善善恶恶融于一身,是善是恶,谁人说的清呢?

上周所读书目:
《北东园笔录初编》
沧月《飞天》
《骗局》
《诛仙》
《盗墓笔记》
《仙楚》
《弗罗斯特诗选》
《神秘的占候_古代物候学研究》
《Excel鲜为人知的秘籍》

惶惶一周,未尝作甚正事,惭愧!读了几本倒斗的小说,里面奇门的事情很多,突然想起下了好多易书,还没怎么看,作事先看人,术数的神秘不知是谁抹上的,但以之鉴人还算正道。上月下到的《中国密宗大典》,洋洋十卷,至今只读了半卷,又有产业经济和拍卖典当行业资料200余兆只看了过半,读书计划又没完成,可恨,懒到看不进需要思考的书,估计马上又要开始工作,要调整状态,工作的和学习的,毕竟路才刚刚开始,练好内功才好上路。

相关日志

关于刘晓东

不能相忘江湖,那就日夜守望。
此条目发表在激评时论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